?

逸飞中文网

?
搜索
楼主: 老船还行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广阔天地(长篇小说连载)

?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16:01
  • 签到天数: 82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6]常住居民II

    228

    主题

    3609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1649
    131#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09:17:13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老船还行 于 2019-9-10 09:18 编辑

    ? ? 正所谓条条道路通罗马,条条渠道通三队哦,说话间四面八方的拖拉机都开进了这片金黄的田野。从敞篷车厢里跳下好几拨人,顷刻间朝他们围拢包抄而来。漫天的朝霞早已不知去向,几大群洁白的云朵也像人来疯似的,从不同的天路风云际会到头顶,好像脸色都变灰变暗了不少。郑鑫看看人群,看看天色,不禁想起了杜甫《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里两句: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不过我可不会沮丧(这么多人来观看,欢迎都来不及,凭什么沮丧呢),当然也不会舞剑,可惜自己这管短笛还欠练还有点拿不出手,跟公孙大娘的剑舞还不知还差多少个档次,不然先来一段《迎宾曲》或《丰收曲》什么的犒赏犒赏来宾也不失咱三队礼数吧。打住打住,你这混小子,凭啥自作多情?支书、队长,还有场长都在这里,你一个小萝卜头吹什么迎宾曲?

      郑鑫脑海里预演的“观者如山”的场面并没有出现,一百多号人被舒晨和俩队干部分摊到15张桶观光,零零散散,还“山”呢,每桶还不到一个班。正自发怔着,舒晨轻轻推搡了一下他的肩膀:陪我走走看看。

      平时实在看得多,也不觉得自己培训的机手和机组人员有多大能耐,可今儿个陪场长这么一“走走”,一“看看”,呃,还感觉满像那么回事儿哦。铁公鸡的啼鸣始终如一,频率、旋律和分贝,这些眼睛捕捉不到只能用耳朵来感受的东西,虽然无法用音乐来形容,可至少都明白无误地指向一个事实:正常。如果非要看,只要蹲下来一点身位,就可看到连接动力与滚筒连杆的皮带,飞速地旋转着,目光若是停留在某一个质点,不到半分钟准会让你眼花缭乱。

      当然,观者也不会让自己的目光受此无谓的迷乱,更多的是投向“喂鸡”的精彩:一人从地上搂起满满两手禾把子,递给踏板上的“饲养员”。后者潇洒接过来,然后一转身,轻重有度、先后有序地把它压在飞速旋转的滚筒上,上下翻转,左右移动,立马就有无数金粒儿子弹一般飞溅开来,被机桶的舱盖舱壁严严实实挡住射程,噼噼啪啪,乖乖跌落到桶里。舒晨看着这景观,不禁用超过马达与谷粒溅落之声的大嗓门说了句:像霰弹飞溅,更像八一电影制片厂的金星在银幕上闪烁的光芒哦!

      而蹲守在桶后方的出谷运输员则有条不紊清除草叶、泥粒之类,然后用小簸箕把这些金色的"子弹"一下下地装填到竹箩筐里。当周边十多见方地块的稻穗脱完需要移桶时,踏板上两个“饲养员”都下来,包括机手、运输员各就各位发力,齐齐的一长声“喔吙——”,无脚无轮的机桶就走了十来步,大伙立马进入又一轮循环……

      不知怎么的,这些司空见惯的动作,今儿在郑鑫眼里居然透出了几分娴熟和潇洒,还有相互之间配合的默契好像也不可同日而语。也许是平时蜻蜓点水一般到处要跑,要查看、处理一些动力故障,很难在一处地方看“喂鸡”看上十分钟以上的关系吧。还有,从场里农技员和兄弟分场兄弟队机手代表的眼里,郑鑫更直观地感受到了大家对我们的“喂鸡”行动是那样的折服,他们不光看我们的“饲养员”旋转稻穗,旋转丰收,旋转得意,还有人不时地多走几步看看身后的稻草上是否还有侥幸脱逃的谷粒,临了他们总是向同伴——看到场长在这里就向场长——摆摆手,然后竖起一个大拇指。有人还违反事先的约法三章,同机手或“饲养员”说好话,让他过过“喂鸡”瘾,旋转旋转禾把子,可不知为何老是弄不干净,而花的时间几乎多出一倍。看到只能帮倒忙,只好悻悻然当他的“观察员”喽。

      其实,舒晨本人也不是只甘于当”观察员”的主儿。当他随着郑鑫来到敛屛这张桶的时候,实在按捺不住了,便上前登上踏脚板,从敛屛手里接过禾把子,朝飞旋的滚筒一压,看子弹飞,看霰弹飞,看金色的短线光芒扑簌簌地飞。可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飞是在飞,可那是从同一块踏脚板上站着的伏霸手里弹射的金珠儿虎虎有生气地飞,自己的却飞得那么稀稀拉拉、有气无力。场长阁下不耻下问都可以的,还会不耻下看?看他手里的禾把子同滚筒亲密接触到什么个程度,翻转的频率和幅度,老老实实看他脱粒脱了好几把,自己才二手、三手地操作起来,到第六手的时候,感觉找到了,基本同伏霸没什么两样了。

      舒叔都不“观察”了,郑鑫还会傻乎乎地当“观察员”吗?他时而帮敛屛看看水箱油箱,上上水、加加油,时而同敛屛一道拣禾把子递给舒叔和伏霸,时而去桶舱后帮运输员出出谷,腾出时间让后者一担一担地挑到水渠路上谷粒堆积处……

      不知不觉天色暗下来了,这不离晌午都还差一两个钟头吗,怎么就要提前进入夜晚了?回答大伙儿疑虑的是一道雪亮的闪电和一声震耳欲聋的惊雷。紧跟着一发不可收,雷电连番运作起来,天如泼墨,以便让闪电如利剑般劈开长空时更加绚丽夺目、雄姿尽显。可雷电并不怎么领情,胡乱闹腾几下就转战别处天空去了,这块天让出来给暴雨折腾吧。一时间仿佛银河狂泻,泻下来的液体形态甚至不能用线、用鞭来形容,简直就是一根根倾斜的水做的柱子,打在头上、身上不仅湿淋淋的,还有点辣辣的疼呢。所有的机手、喂鸡的、出谷的、割禾的,还包括一百多名前来取经的“观察员”,都无一幸免地成了落汤鸡,尽管不少人往浓密的树荫下跑,无孔不入的雨水只是在树叶上过一下筛还是扎扎实实灌注到避雨人的脖颈里。按说深秋季节的老天要沉稳淡定多了的,不知今儿个为何这般暴戾,想到一出是一出?也不看看这块天下面的人们在干什么。

      没有场长的命令,所有的落汤鸡谁也不敢擅自逃离。舒晨让机手们把铁公鸡关了,把割下来的禾把子往田埂上转移,还去渠道路上用一层又一层稻草盖好盖严刚打下的稻谷。一时间喷嚏声、打哆嗦声此起彼伏,而且多是出自那些“观察员”。邓长隆跑过来请舒场长下令让客人们回去,连胡三娃也跟过来说不跟场长和所有客人客气了,这个季节不比夏天,湿衣服贴在身上的凉凉感觉是很难受的,今天就真不留场长和各位了,老天赶你们走呢。其实,留下场长和几位农技员,换换干爽衣裳,我们几个队干部家还是寻得几件出的。可场长与百姓同甘共苦的心态我们都领教过多次了,留也留不住啊。

      这老天,还真没按深秋天气的牌理出牌,暴戾一番之后,转眼间就云开雨住,太阳仿佛刚刚彻头彻尾舒舒服服洗了个淋浴似的,鲜鲜亮亮地再度君临大地君临田野君临一干落汤鸡了。惹得刚刚发出号令同大家一块儿往拖拉机上爬的舒晨立马跳了下来,让各分场各队的人怎么来的怎么回去,自己带的这几个骑单车貌似敌后武工队的伙计再看看再评评,等太阳把衣服晒干一点点再走不迟。

      太阳,都到十月底了的太阳好像听懂了舒晨的话,也体恤他的一番良苦用心,透支或者说预支了来年夏日的不少热量,向这些落汤鸡身上倾泻下来。大家立即感到周身暖哄哄的,一缕缕水汽从身上向空中蒸腾而去。作为回应,一只只铁公鸡又重新引吭高歌了,可原本半干的田里此时已是水洼泥泞的天下,不时地缠绕着大伙儿的胶鞋,除了薛明娟和几个妹子,包括舒晨和他的农技员,大伙儿全都脱鞋上阵,郑鑫还趁机幽了一默:"脱吧,脱吧,光脚的还怕穿鞋的?"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16:01
  • 签到天数: 82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6]常住居民II

    228

    主题

    3609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1649
    132#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08:34:47 | 只看该作者
    ? ?? ? 第四十二章



    ? ?? ? 在深秋的骄阳下大概又干了两个多时辰吧,“看,最后一株水稻站立风中……”敛屛跟郑鑫比比划划地说,接下来怎么表达,一时还没想好词儿。郑鑫接口道:“站立风中的形象也倒下来,倒下来,倒下来好一会了。看吧,看看它的宿命吧,它已经一分为三了,谷是谷、草是草、禾茬是禾茬了,这就是它的最终宿命哦。”


      “什么宿命不宿命,它这是给你们队今年秋收做了个漂亮的总结哦。”舒晨说完这两句就简略地总结开了:“各位,好的我就不说了,不是搞得出色,就不会有今天在这里举行的现场观摩活动。不足的地方我必须提醒一句,就是任何时候都要记住:要未雨绸缪,早作准备。人定胜天,只是人们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事实上,人要是傻愣愣地跟天斗,天是不会给人多少机会的,人的所有努力能收到的效果都是微乎其微的。比如说刚刚这场雨,不是毫无先兆的,我来的时候看云层就有些蠢蠢欲动的迹象,可我也只是念头一闪,没有任何防范,来这里后也忘了提醒你们,我也是应该挨克的哦。另外,无论天有多晴朗,这个收割季节,都要有防雨意识,事事尽量提前哦。如果你们不是仗着今天的任务不足一天的量了,就这么贪图安逸,不出早工的话,我敢说我们来的时候,这15台165就轰鸣个把时辰了呢,雨来的时候也不会这么被动了。好了,响鼓不用重锤敲,胡支书你写总结的时候记着把这些不足之处写上一笔,以后引以为戒吧。”


      三娃鸡啄米似的频频点头,然后推翻雨中自己的那番送客经,殷勤地留起客来,还振振有词地说情况在不断变化嘛。舒晨只说了一句:“那时你就知道我们几个甩下大队人马单独留下来是不可能的,怎么现在又变可能了呢?”说完,不再啰嗦,扯了扯半干的衣服下摆,大步流星走到电排沟那边大树下,拽开湿漉漉的单车,在夹着不少泥泞的碎石路上推几步,就骗腿上车了,身后一干农技员紧紧相随。大家目送着这支多少带点狼狈的“敌后武工队”在坑坑洼洼的乡间路上歪歪斜斜地奔向远方……

      换过衣服、吃过中饭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太阳很大,邓队长干脆放青年们半个半天的假,想睡就睡,想玩就玩。自己带着一帮老贫和中年妇女晒的晒谷,捆的捆草,码的码草垛去了。

      郑鑫一觉醒来,都看到太阳从东方升起来了,条件反射地弹起来穿衣穿鞋,跑到食堂,食堂一把铁将军把门了。这才揉揉惺忪睡眼,朝太阳望了望。哟,这哪是什么太阳?白白的小半边脸,柔柔的光,明明是还没变成弓形的上弦月嘛。这才记起这时候不是“明天”,还是“今天”。

      “今天”的我肚子里还咕噜咕噜响呢,到哪里打牙祭去?沉吟片刻,觉得也没有什么好避嫌的,直接就往敛屛家去呗,她妈妈即便蒸个红薯、打个干菜汤都比李大脑袋做的菜要好吃不知多少呢。

      除了蒸红薯、干菜汤之外,还在一大碗农垦五八大米饭下面埋了两个荷包蛋,吃起来那个香辣可口呀,可真是不知如何形容。敛屛妈妈的热心肠让郑鑫感动得几乎要落泪了。这时敛屛到电排沟里漂洗衣服去了,出门时郑鑫让她等等,一道去,让他欣赏欣赏月下清波浣纱女嘛。可敛屛扮了一个鬼脸,说了句你先把肚子里的饿鬼填饱再说吧,就嫣然一笑走了。

      还没吃完,觉得屋里突然好寂静,而且是有沙沙声衬托得更为寂静的那种,不由得四处看看。敛屛妈大概是跟女儿帮忙洗衣去了,只看到贺叔在家里唯一一张书桌上沙沙写着什么,不禁有些好奇地端着饭碗走到他身后。贺晨鸣对郑鑫向来是不设防的,摊开的一叠毛边纸上,一笔流畅好看的行书字快写满了一页,抬头是“三九一高地的回忆”。听到脚步声,老贺索性停止了书写,转过来坐好,也让郑鑫在床边坐下边吃边听他说个大概。

      老贺说:“这次多亏你那位舒叔,派专人大老远的寻访我原部队,了解了好些信息。前几天分场书记派人叫我去,让我好好写一份真实情况的回忆,并暗示我舒场长等领导对你这事很上心,了解到的历史信息,对你有利的不利的都有,具体的嘛,当然无可奉告,只是自己长个心眼,真实反映当时情况是总的原则,至于重点写什么,怎么写,那是你的事儿,你好自为之吧。”

      郑鑫咽下最后一大块蒸红薯,喝干最后一大口干菜汤,把饭碗朝旁边地上一搁,说道:“听话听声,锣鼓听音,贺叔你摘帽的机会快来了哟。可得抓紧呀,这年头有些事情真不好怎么说,我老妈常说夜长梦多呢。不过,我想,你的事实非常清楚,根本就不犯什么忌,目前中央既然有这个为部分错划右派摘帽的政策,不应该有什么多变的梦吧?”

      “谁知道呢?事在人为吧。”

      “什么事呀?什么人为呀?哎哟,糟了,这下可糟了,全白费力气了!”外面传来敛屛的呼声:“郑鑫,快来呀!”

      什么紧急情况?郑鑫猛地一起身,拔脚就往门外跑去,一不小心把自己刚刚放到上的饭碗踢了一脚。饭碗像只足球一样低飞了几米,然后哐当一声被墙角撞成好些碎片,在地上不住地晃悠。而郑鑫不管不顾,早已冲到了外面,老贺也紧跟着小跑出门……

      慌慌地跑出来一看,出是出了事,可压根儿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绳子断了,湿衣服摔落一地,仅此而已。

      “哟喂,我的大小姐,在外面叫嚷得这么筋斗喧天的,我道是碰了什么鬼,非要喊我郑鬼来镇鬼呢,。鬼没镇着,好端端一只碗倒让我当球踢碎了。”

      “就要,就要,就是看你这郑鬼在这里我才放肆叫。愣着干什么?喊你出来是让你发送踢碗消息然后发愣的吗?帮忙呀。”

      “这孩子,对人家客气点哟。”敛屛妈一边不声不响捡起衣服搁檐下长凳上,一边温柔地数落道:“也不知怎么一来,这个敛屛呀,以前那么文文静静的妹子,近来不知为何长脾气了。在家里时不时咋咋呼呼一通,莫不是前清时的格格转世?可这年头,咱们这号家庭背景,那些个刁蛮任性可使不得呀。郑鑫,你给帮忙调教调教吧。”

      “要他调教?就是让他给……哼,不说了。郑鬼,别在我眼前傻乎乎地晃,找不到事吗?哦,爸爸,还是你办事踏实,这么一眨眼功夫就把新麻绳找出来了。这会儿算你还机灵,郑鬼。好,都站凳上,往两头扯,用力。妈,你去帮爸,我在这头帮着使劲好了。预备——起,一、二、三……绑牢了,紧绷绷的了,又能晾衣服喽!”

      郑鑫一手从长凳上抓起那两件沾上泥土的湿衣服,一手拉着敛屛,就朝电排沟一路小跑而去,惹得东边天宇上爬了很高的半边月亮也乘兴而起,一步不拉紧紧相随。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16:01
  • 签到天数: 82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6]常住居民II

    228

    主题

    3609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1649
    133#
    ?楼主| 发表于 7?天前 | 只看该作者
    ? ?? ?分场的电排正在放水,一渠碧水哗啦哗啦唱着什么,一路吐着白沫翻卷小小浪花向条条支渠小港流去。临近队上宿舍区的那段早让人们垫了几块大石头,水流汹涌而下时难免遇到迎头痛击,撞碎成无数朵珍珠似的小小水珠,在溶溶月色中自由绽放那若隐若现稍纵即逝却又前赴后继源源而来的灵动光泽。


      “又发愣了,又发愣了吧?你这呆子。”敛屛站在后面高一级的石头上,摁着郑鑫的肩膀朝下面一压。郑鑫才从这水乡月夜碎珠美的意境中回到现实,蹲下来把手中的衣服朝水中石上一摔,拎着摆来摆去,口里喃喃道:“一开始我就说了让我一同来,你偏不。怎么样?不听郑鬼言,还不是返工在眼前?不过,这工返得值。你看,这月季都像含羞草一样卷起了花瓣儿,我比你先来几步,那时候还是怒放着的,可你一来她就,她就……”

      “她就怎么了?我又不是魔鬼,至于把她吓得连瓣儿都收拢来吗?”

      “比魔鬼来了更惨啊,她都感觉自己不是花了,因为比她更鲜活更靓丽的花来了,她觉得没脸皮儿了。所以……”

      “讨厌,你这讨厌的贫嘴,像165一样一启动,不晓得什么时候收得了场哟。看我干活,还是同我一道干活?”敛屛口里这么数落着,可须臾之间爬到脸上的红云明白无误地出卖了她内心的甜蜜、受用和幸福。

      “着什么急哦,还有足足一个美好的良宵供咱俩挥霍呢。嗯,对了,这良宵的序曲就是月夜浣纱曲哦。看来这可是老天爷待我郑鬼不薄,刻意安排的养眼节目之一吧。唔,好,好,好呀,原来西沙浣纱不是浪得虚名,至少咱屏屛这么自然随意地一还原,就感觉在那迷离月色中,你手中的衣服都水水灵灵、灵性十足地翩翩起舞来着,还有月光勾勒出你一时蹲着一时又弓着的曼妙剪影,曲线玲珑,太养眼了。你看你看,月亮刚刚还那么明明地晃着,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扯块浓云遮住眼了吧。是月亮不经夸耻高气扬慢待咱俩,呢,还是像月季花一样又给你吓着了呀?”

      “好了好了,你想说‘闭月羞花’,你还想说‘这下我算是彻底掰明白了这词儿的意思’,这些,你就直说了吧,犯得着这样弯弯绕吗?不过,这只是你这得了西施幻想症的家伙一个人的幻觉哦。真能闭月羞花,我还在这里同你一道绣地球?这不,月亮在云边上出来了呢。”

      “把你闭月羞花起来,那可是我一人的专利哟,谁也不能剥夺。好,咱不贫嘴,东施效颦一把,或者说当当浣纱男吧。”说完就学着敛屛的姿势,自认为优雅而实则夸张可笑地抓起一件衣服,像撒渔网一样地全力张开撒到水面,然后翻过来高高举起朝石头上猛掼,再撒一回网,一件衣服就算搞定。

      衣服晾晒好了,这个刚开始不久的良宵当然还没搞定。郑鑫挠了挠后脑勺,很快就挠出一个节目:“呃,屏屏,你不是想学骑单车吗?今晚上不学,就不知好久才有机会学了。明天一早就交还分场,吃罢中饭我又要去学习了哦。跟我学单车吧?”

      月儿更亮了,敛屛明艳的双眸给反射出了更为清亮的光波,这光波在郑鑫眼中同样闪烁的光波上聚焦,互为焦点地聚焦。四目融情,对视良久,郑鑫下意识地张开双臂,像启动了联动装置一样,敛屛迅速扑了上来。感觉中,两个火热的身子仿佛熔铸在一起,两张激情的嘴唇贪婪地相互吸吮,仿佛再也没有什么力量能让它们分开了似的。至少,为了明天的离别,为了几十个日日夜夜的长相思,该让这一刻适当地凝固凝固吧。就连月光,明媚的月光,也善解人意地故技重施,躲到一块厚厚云翳里去了,就让人间爱情该凝固时且凝固,该凝望时再凝望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url=]
      [/url]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16:01
  • 签到天数: 82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6]常住居民II

    228

    主题

    3609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1649
    134#
    ?楼主| 发表于 3?天前 | 只看该作者
    ? ?第四十三章


    ? ?? ???当月亮再次从云翳身后探出那瘦削的脸庞,睁开眼朝下凝望时,电排沟南岸堤面道路上,两个人拥着一辆单车早已可劲儿消费着浪漫了。看来,不到敛屛学会骑车,月亮我可不能擅离职守了哦。刚刚那会儿还亏得西天那一大片星星,不住地眨着眼睛给他们照明呢。

      其实,郑鑫刚推出“飞鸽”来,没马上让敛屛在路上学车,而是搭着她一路奔驰到分场小学那200米的环形跑道。其时虽然浓云遮月,可繁星满天,再加上学校是整个分场唯一牵进了照明线路的地方,几盏路灯站在跑道四端,虽然有些昏昏暗暗,可同星光一道,默默担负起为年轻朋友学车照明的使命还是能基本胜任的。

      敛屛身量不是很高,也就一米六零的样子。可腿比较长,照郑鑫的说法,那身段可是造物主的神来之笔,硬是修短有度、凹凸有致,照那黄金分割比例一丝不苟塑造出来的呢。腿长的身体优势,再加上后天锻炼出来的超强平衡能力——常在泥泞的两脚宽的田埂路上走路甚至挑担子,让她骑上单车晃了几晃,扭了几扭,就慢慢找到感觉了。郑鑫在后面扶着,扶着、扶了不到十圈吧,发现自己的手头松动了,不需要自己亦步亦趋地扭着拖着矫正着了,便悄悄松开手,人还是跟着小跑。踩着脚蹬的敛屛当然是茫然不知,还在一个劲地问:“都半个多时辰了,你看我还要多久才能叫你松开手?”

      “就这样一直为你保驾到底吧,你踩多久,跑多远,我也追随多久保驾多远咯。你踩累了,我还不会累着呢。直到你的确可以单飞,御驾亲征的那一刻,我才一头扎倒在绿草地上胜利地睡死过去。呵呵……”

      又跟了两圈,敛屛的眼睛和手脚、腰身各项功能都完全协调了。共同作用于“飞鸽”。“飞鸽”也不好意思磨洋工,无形中加快了转速。敛屛自己不觉得,可一路跟进的郑鑫觉得这速度继续下去的话,恐怕马上就会把自己拖得上气不接下气了。看来放飞的时机已到,于是说了声慢一点,就连跟也不跟了,走两步,一屁股坐到操场草地上,躺下来;可很快又像安装了弹簧一样把头和上半身抬了起来,不行,还得看着点,脚步不跟,目光可不能不跟,还得寸步不落地跟着呢。而敛屛目光平视前方还在轻声嘀咕着:“睡,睡,睡,就知道睡。吃晚饭前我到你们寝室,大家都去食堂了,只看到你一个人还在呼呼大睡。本想叫醒你来去我们家吃饭,可一看到你睡得那个香甜,就自己一人回去了。没想到这顿饭还是让你吃了,连一只碗都给你嚼成了一地碎片。呃,你这贫嘴怎么成闷葫芦了?你倒是说说呀,还要好久才可以松手放我单飞呀?说话呀。”

      最后这两句话是大声嚷嚷出来的,总算传到了百把米开外的郑鑫耳朵里。他连忙回应道:“你已经单飞好一会了呀。你不会以为我是卸下一条胳膊在一直扶着你,人可是在草地睡觉去了吧?”说着跑上前去,轻轻地一跳,稳稳坐在后衣架上,“飞鸽”愣了愣,抖了抖,扭了扭,一副试图要暴动要甩下两个人的架势。郑鑫只能送她两个字“别慌”,敛屛的手总算稳稳掌住了车龙头,制服了这场很可能要出现人仰车翻窘状的“暴动”。

      绕场又是几周。郑鑫跳上跳下还折腾了好几次,敛屛也无一失手。郑鑫说咱不能像人家美国、苏联一样载人航天,起码也可以载人骑车了,列那狐都快大功告成了呀。敛屛说告成就告成,还用加个什么“都快”?郑鑫拍拍她的肩,一只手向前伸,说了声,出校门,上路。敛屛这下明白了要从容潇洒地在路上载人骑行,那才可以去掉“都快”二字呢。就这样,一车二人来到了电排沟南岸大道上。

      说是大道,其实也就十来米宽,而且泥土上铺着的碎石子也很不均匀,大都被拖拉机碾压得坑坑洼洼,再加上路的北侧又是哗哗流淌的一沟深水,左侧也是水——渠道与农田从来都不是直接相毗邻,中间必须有可供灌溉的小水沟。这些因素,不可能不造成敛屛心理上的紧张,其实照她的车感和协调能力,这些都不是问题,但问题还是来了。上路没多久,“啪”的一响,一块小石子从飞鸽行进着的轮胎下遽然发难,奋力弹射,可无法像导弹般远航,没几下就噗地一声坠落水中。一声水响,让敛屛的心也像给弹射到水中去了一般,一下子没了主张,就连郑鑫在后面连连说“有我呢有我呢”,还是不管用。车龙头一阵剧烈的摇摆,终于掌控不住,“哐啷”一声连车带人侧翻路上,幸亏郑鑫早有准备,及时跳车,然后在侧翻一瞬间让敛屛松开车把,然后抱着她两腋用力拉,与此同时右脚向倾斜过来的三角架猛地一蹬,飞鸽才没有压在敛屛身上。

      活动活动手脚,敛屛毫发无损,两人坐在除自己外空无一人更无一车的路中间喘息了片刻,不自觉地又搂抱到一块了。正要深情相吻,耳边传来隆隆的引擎声,循声一看,远远地射来两道夺目的光束,是一台轮式拖拉机从场部方向开过来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16:01
  • 签到天数: 82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6]常住居民II

    228

    主题

    3609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1649
    135#
    ?楼主| 发表于 昨天?10:31 | 只看该作者
    ? ?? ???拖拉机在他们身旁停下了,车头里走出的是邓雄和桂妹子。两对年轻的恋人在夜晚的路上以这种形式相遇,未免有几分尴尬。其实,最尴尬的应该是郑鑫和敛屛这一对让“飞鸽”闪了一下腰的角色,可偏偏郑鑫率先发难:“我说雄哥啊,你这是加晚班运稻谷到场部粮库吧?干嘛带着女朋友兜风咯,让我们看见了没啥,让你们领导晓得了可得刮胡子的哟。”邓雄只是憨厚地笑笑,抽出一支沅水烟来递给郑鑫。对老爸这个知青徒弟,尽管年纪比自己年纪小,可他一直很敬重的呢。郑鑫摆摆手,他只得尴尬的给自己嘴角叼上,点上火,一声不吭地抽烟。郑鑫就机耕队多台东方红的近况问询了几句,邓雄像是惜墨如金地回答着。然后郑鑫说了声,待我学习回来,我还是要开一开东方红的,雄哥你还得当我老师哦。不过,现在不跟你闲聊了,你们走吧。
      桂妹子和敛屛说说笑笑,悄悄话也说了好一会儿,听这一声“走”,俩闺蜜意味深长地交流了一下眼神,挥挥手分开了,突突突……拖拉机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中。


      经过了这一场有惊无险的摔车,加上与另一对情侣的路遇,接下来的节目居然变得更加顺风顺水了。郑鑫骑车,搭载敛屛一段,再交换座位骑行,如此这般,三四个回合下来,敛屛早已全然放松,毫无怯意,路上骑行娴熟自如了,即便路面再狭窄一半,两旁深沟壁垒,她也毫无畏惧了。


      骑着,骑着,骑到了电排沟与东干渠相连接的拐弯处。白天那里还是好高好大一个谷堆,此时已运送尽净。只有一个更大更高的草垛,落落大方似乎还笑口常开地打坐在那里。看来草垛还没堆完,就到点收工了,地上还有好大一摊草把子呢。敛屛说在这儿休息一下吧。郑鑫当然是求之不得,连说好好好,这可是金丝绒毯,坐也好,躺也好,在那上面作业,一定舒服死了。边说还边解散了好多个草把子,把它们平平整整铺在地上。
      敛屛惊讶地问道:“作业?你就这样点着月光在金丝绒毯上作业?学习班的作业,你耽搁这么久了还要做?明天返校要交吧?”


      “好一个‘点着月光’,谁说咱们屏屏不是诗人呢?太美了,太形象了,这意境。嗯,那作业早做完了,好几个夜晚熬干了好几盏灯的煤油,学了的,没学的,都让我做出来了。估计没100分,也有90分吧。我说的作业是眼下咱们两人共同完成的作业哟。”郑鑫说着眼睛眨了眨,一丝狡黠的笑浅浅的漾开,好像在提前预支着某种幸福。


      “我怎么就听不明白呢?你就这样坏坏地笑吧。笑吧,看你有什么鬼心眼,都使出来吧。咯咯咯咯……好痒好痒,快咯吱死人了……咯咯咯咯……原来这就是你说的作业。”


      “这还只是前戏,好戏还在后头呢!”郑鑫说着,双手早从敛屛咯吱窝里抽出来,绕到她脖颈和背部,把她紧紧拥入怀中。她顿时觉得月光明晃晃地铺了一地,铺在金丝绒一般的稻草上,透着一股白天太阳下没有的特殊香味,她想这应该是月亮的香味了。忽然感到唇舌又被紧紧缠绕住了,在这种香味之外平添了一股男性的特殊气味,是那么的令人迷醉。哟,尽管这种迷醉近两个月已经品尝了好几次,而且刚刚在屋檐下尝到的到现在还有余香,可再一次享用甚至更多次享用都是永远没有餍足的呢。正自沉浸在幸福遐想中,一股力量把自己压倒在稻草上,即刻,两人成为一个幸福共同体翻滚在稻香扑鼻的“金丝绒毯”之上……


      两人就这样拥吻着,忘记了月亮,忘记了夜晚,甚至忘记了今夕何夕,此身何处,天地间一切的一切,都退缩到了宇宙的原初状态。也不知过了多久,敛屛恢复了意识:好想,好想,好想就这样一直翻滚、拥抱、亲吻,然后摊晒在如水的月光中。可月光不会碰我,清风也不会脱我的衣裳吧。我的衣裳呢?睁开眼撞见的还是郑鑫那一脸坏坏的笑,这家伙居然像剥一只青蛙皮一样一层层剥我的衣裳哟。


      敛屛出自少女的本能,抵挡了一会儿,可手软无力,终而至于从半推半就到自主配合。没几下,一身洁白细腻的少女肌肤就暴露在光天皓月之下,呈现在郑鑫无比兴奋和激动的眼眸中了。他贪婪的眼神上下左右前后细细地全方位扫描,那种热切的光波真叫人羞怯死了,敛屛不由得捂住下身闭上了双眼。可一双手顾不过来,捂得住这里捂不住那里,很快,胸前那对高挺的乳房被一双炽热的手轻轻覆盖、浅浅包裹,然后缓缓地揉搓,揉搓,感觉自己鲜红葡萄一般的乳头渐渐变硬,直到有一股自己怎么也说不清的感觉从心灵深处涌上来,下意识地反身搂抱着郑鑫不知什么时候袒露出来的结实肉体,然后又是新一轮的滚翻,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做些什么,该做些什么……


      突然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让敛屛睁开了眼睛,就在他们刚刚翻滚过的金丝绒毯边缘,赫然蹲着一个怪吓人的东西。不由得一声尖叫,直上云霄,连月亮也睁大了眼睛,明明白白地察看起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长篇文学

    长篇文学

    订阅| 关注 (4)

    表现广阔的社会生活和人物的成长历程,并能反映某一时代的重大事件和历史面貌。
    0今日 275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